服务热线: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房企二代”上位路
12月7日,碧桂园董事会公告宣布杨惠妍由公司___调任为联席主席。
这也意味着,1981年出生、毕业于美国____立大学、05年就入职碧桂园集团的杨惠妍正式成为这艘商业巨舰的二把手;随着杨国强的逐步放权,杨惠妍在公司和家族内的话语权也在进一步上升。
  这也意味着,1981年出生、毕业于美国____立大学、05年就入职碧桂园集团的杨惠妍正式成为这艘商业巨舰的二把手;随着杨国强的逐步放权,杨惠妍在公司和家族内的话语权也在进一步上升。

  易居智库研究总监严跃进在对民营企业、家族企业的长期观察中指出,杨惠妍成为碧桂园联席主席拉开了家族地产二代正式走向台前的序幕。

  事实上对于家族房企来说,权力交接总是备受关注,而“接班”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于2015年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显示,绝大多数家族控股企业仍处于第一代创始人的管理控制下,但随着一代企业家的年龄增长,许多企业正经历“父业子承”的交接班关键时刻。

  然而对于中国家族房企来说,何时交接、如何交接的探索仍未形成一套标准答案。

步履不停的“房一代”

  据悉,十三四岁的时候,杨惠妍就经常随父亲出席董事会,“观察父亲如何处理事务。”但在3月的业绩会上,今年64岁的杨国强被问及何时退休时表示,“我女儿说你看李嘉诚多大年纪才退休”,显然并无隐退之意。

  与碧桂园情况相似,虽然越来越多的房企二代逐步走入公众视野,但巨舰的方向盘仍牢牢掌握在房企一代手中。

  去年5月,融创中国董事会突发公告,孙宏斌的儿子孙喆一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在任职执行董事之前,孙喆一为融创中国上海(楼盘)区域副总裁。

这也从侧面显露出孙宏斌对上海区域的重视。融创2017年报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融创在上海区域(含上海、苏州、南京、无锡等城市)的土地储备高达1634.51万平米。
  这也从侧面显露出孙宏斌对上海区域的重视。融创2017年报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融创在上海区域(含上海、苏州、南京、无锡等城市)的土地储备高达1634.51万平米。

  但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的融创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当记者问到孙喆一近况时,孙宏斌却回答称:孙喆一的工作是让高曦管的,高曦评价,我不知道他在干嘛。

  对于孙喆一来说,要接过父亲手中融创的大旗,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子承父业的“房二代”

  对于杨惠妍和孙喆一来说,汤臣集团的汤子嘉和世茂集团的许世坛或许是他们未来道路的一个缩影。

  04年号称“浦东开发第一人”的汤君年,长子汤子嘉接管了父亲的公司。从汤家大公子到汤臣一品的掌门人,汤子嘉带领集团突破销售额60亿,还特别开发了属于他自己的地产项目——天津(楼盘)“汤臣津湾一品”。

在汤子嘉的直接参与和管理下,汤臣集团已经将事业版图从长三角拓展到华北地区。至今,汤子嘉先后负责过汤臣高尔夫别墅、汤臣国宝、汤臣豪庭、张江汤臣豪庭等项目。
  在汤子嘉的直接参与和管理下,汤臣集团已经将事业版图从长三角拓展到华北地区。至今,汤子嘉先后负责过汤臣高尔夫别墅、汤臣国宝、汤臣豪庭、张江汤臣豪庭等项目。

  汤子嘉表示,相比最初的一心求大,如何守业才是二代掌舵者最重要的责任。

  而当许世坛接过父亲手中销售即将冲击千亿的的帝国时,时称“豪宅专家”的世贸集团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亟须酝酿破局之路。对此,许世坛扛旗世贸变革,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如产品线的改革,对工程节点控制、成本控制等方面的团队专业能力进行强化,并进一步强化流程管理,提高周转速度等。其接任当年,世茂销售额增长51%。次年销售额同比增长46%。

如今,经过几年的高速增长,世茂房地产在许世坛的带领下重回规模扩张轨道,踏入房企千亿阵营。在未来变革的路上,依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需要这位身负大任的地产少帅去面对。
  如今,经过几年的高速增长,世茂房地产在许世坛的带领下重回规模扩张轨道,踏入房企千亿阵营。在未来变革的路上,依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需要这位身负大任的地产少帅去面对。

潜伏的“隐形”接班人

  今年11月22日,龙湖集团(00960.hk)的4页简短公告,将吴亚军居于幕后的女儿蔡馨仪推至台前——董事长吴亚军将原由吴氏家族信托所持的43.98%龙湖股权全部转至蔡馨仪的XTH信托。

这也意味着,吴亚军女儿设立的这个全权信托,成为了龙湖的最大股东。股本分派后,吴亚军投票权不变,XTH信托则享有收益权。
  这也意味着,吴亚军女儿设立的这个全权信托,成为了龙湖的最大股东。股本分派后,吴亚军投票权不变,XTH信托则享有收益权。

  虽然蔡馨仪并未在龙湖任职,而吴亚军也保留了自己的投票权及对龙湖的控制权,但对于吴培养女儿为接班人的猜测并未停止。

  如今外界依然找不到关于蔡馨仪的照片和介绍,江湖上号称见过她的人也只能说一句“她五岁时我见过她,很有个性的女孩。”

  同样没有照片,鲜少身份信息,金科千金黄斯诗与蔡馨仪不免被人相提并论。

  今年10月在黄红云与孙宏斌对金科股份(000656,股吧)控制权的争夺再次进入白热化时,持股比例达2.31%的黄斯诗浮出水面,成为黄红云对这次股权之争的最后底牌。

  天眼查显示,黄斯诗名下有一家重庆(楼盘)市达科投资有限公司,黄斯诗占股95.48%,并担任法人。知情人透露,黄斯诗亦没有在金科担任职务。

  但对于金科来说,这是一次堪称“潜伏”级别的接班。

  事实上,也并非所有的“房企二代”们都希望接过父辈们手中的接力棒。如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2011年进入电竞圈,创建IG俱乐部;2015年创建熊猫TV进军网络直播行业。其创办的普思投资成立仅两年多,业务覆盖22个领域,已被评为“全国PE投资50强”。

  又如,中骏置业的次子黄涛2015年9月创办了联合办公品牌FUNWORK,要颠覆传统、无趣的工作方式,打造大规模的创业、办公生态社群,而非接班传统的房地产业务。

  对于中国家族房企来说,接班人候选往往只有1个或2个人选,家族传承能否顺利交接,除了要考察其能力,还要看他们的意愿。有关中国家族企业的调研数据显示,下一代家族成员对家族企业业务的参与度正在下降。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房企二代”们虽然大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较强的个人能力,但在复杂的市场环境和公司现状面前,即使房企一代们也要深思熟虑才能运筹决胜,“房企二代”们没有足够的历练和积累,难免感到力不从心,父辈们的“王冠”并不那么好接。对于二代们来说,顺利接班或许并不容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诸葛找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全国服务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