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远大住工IPO:信披质量存瑕疵,募资扩产必要性存疑

  根据湖南证监局4月2日下午公布的《2019年2月湖南省拟上市公司报备情况表》,长沙远大住宅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住工”)已完成辅导备案登记。这意味着,远大住工将向科创板发起冲击。

  而值得一提的是,远大住工曾于今年1月17日向港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如今不满三个月便转换赛道,港股的“钱途”不如科创板?

  不过,不论是港股还是科创板,想要赢得资本市场的信赖,远大住工仅凭高营收恐怕还远远不够,与其兄弟公司的利益纠缠、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市场份额及社保、公积金披露数据真实性存疑,都需要远大住工给出一个解答。

  “兄弟公司”暧昧不清,商标共用涉交易

  说起远大住工,不得不提“远大系”另一个幕后主角张跃。远大住工的实控人张剑与其兄张跃早年联手创办了远大空调,从非电空调起家,远大系亦由此而来。

  在偷师东洋的“一户建”造房工艺后,张剑决定从空调行业转向装配式建筑行业。1996年,张剑与日本铃木组建了远大铃木住房设备有限公司。

  2006年,兄弟“分家”。据远大住工《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远大空调原为张剑与张跃共同控制,持股比例分别为51%、49%,二人于2006年1月达成协议,通过转让的方式,将二人所控制的公司分为远大空调与远大铃木两个系,分别拥有。

  其中,哥哥张跃取得远大空调的全部股权,弟弟张剑则获得远大铃木的全部股权以及远大空调的土地使用权,并以受让的资产创办了远大住工,专注于装配式建筑行业。

  此后,2009年,哥哥张跃通过远大科技集团控制的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下简称“远大可建”),也进入装配式建筑领域。

  根据远大住工2016年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远大住工与张跃控股的远大科技集团仍在共用商标。此外,财经网(博客,微博)发现,双方还存在着交易往来。

  据远大住工《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截至2015年10月,远大住工与远大科技集团旗下公司远大空品科技有限公司存在采购交易,甚至与“羁绊”颇深的远大可建也存在销售货物的交易。

远大住工IPO:信披质量存瑕疵,募资扩产必要性存疑    来源:远大住工公开转让说明书 来源:远大住工公开转让说明书

  虽然,远大住工在今年1月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表明,两家公司并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但其也指出“这并不能排除两家公司未来存在利益冲突的可能”。若未来双方业务存在利益冲突,远大住工还能“独善其身”吗?

  项目推进不顺,IPO募资扩产合理性存疑

  远大住工成立于2006年,主营业务为PC构件制造、PC生产设备制造及施工总承包。

  自2016年远大住工专注PC构件制造和PC生产设备制造业务之后,这两项业务的营收已经远超施工总承包业务的营收,成为目前远大住工的供血主力。截至2018年9月30日,PC构件制造和PC生产设备制造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35.8%、54.4%。 来源:远大住工招股书 来源:远大住工招股书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9月30日,PC构件制造和PC生产设备制造的毛利率分别为24.6%、38%,而2017年同期该两项业务毛利率则分别为35.4%、47.6%,均已出现下滑趋势。

  对此,远大住工解释称,由于PC生产设备市场竞争加剧,导致该业务毛利率下降;而PC构件制造毛利率下降则是因为市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客户的若干项目进度延迟,影响了PC构件供应。

  据了解,为扩大产能,除全资PC工厂外,远大住工还发起了“远大联合计划”。在该计划下,远大住工经考察市场需求后与经挑选的当地企业合作,以成立联合工厂。为此,远大住工需要向联营公司进行投资以换取持有合营实体35%的股权。

  截至2018年末,远大住工已与157家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并投资了81个联合工厂,共有347条生产线,并已向59家合营企业完成出资。同时,2016年-2018年前9月,远大住工向联营公司的投资额分别为3.61亿元、7.89亿元、1.83亿元。

  然而,高投入的背后,却是另外一番景象。2016年—2018年前9月,远大住工于联营公司的投资分别录得亏损1710万元、6970万元、7240万元,累计亏损超过1.59亿元。

  而且,产品线的增加并没有让PC构件制造业务的产量得到大幅提升,反而导致其PC生产线的平均使用率出现下降。

  招股书显示,PC生产线的平均使用率是按当年的PC构件生产量除以年度产能计算。2016年-2018年末,远大住工的PC构件生产线的产能分别为147万立方米、166.5万立方米、166.5万立方米,PC生产线的平均使用率分别为25%、27.6%、19.8%。

  由此测算,在2017年和2018年产能相同的情况下,2018年远大住工的PC构件生产量较2017年出现了下滑。对此,远大住工给出的解释是,受当地市场规模及项目施工进度影响。

  言下之意,目前远大住工推进的项目,似乎并不顺利。而在此背景下,远大住工拟将45%的募资用于拓展PC构件制造业务,其中约36%用于产能布局,IPO募资是否具有合理性呢?

  市场份额存疑,竞争加剧客户亦是对手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咨询报告,按照2017年收入计算,在国内市场上,远大住工是中国最大的PC构件商,市场份额占比为15.9%;也是中国最大的PC生产设备制造商,市场份额占比为52.4%。
来源:远大住工招股书 远大住工IPO:信披质量存瑕疵,募资扩产必要性存疑
来源:远大住工招股书

  按照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在这两个领域中,排名第二的企业所占市场份额仅在10%左右,与远大住工差距较大。

  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根据北京(楼盘)预制建筑工程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预制混凝土行业发展报告(2017年度)》显示,就PC工厂数量来看,中建科技有12家,而远大建工只有5家。 来源:《中国预制混凝土行业发展报告(2017年度)》 来源:《中国预制混凝土行业发展报告(2017年度)》

  据第一财经报道,中建科技系中国建筑(601668)的全资子公司,2017年中建科技新签合同额为94.95亿元(不含各参股公司指标),并成功获批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首批“全国装配式建筑产业基地”。

  其中,中建科技牵头组建的包括深圳(楼盘)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和中建二局的投标联合体,于2017年12月10日拿下了深圳长圳公共住房及其附属工程项目,中标价43.78亿元,成为当时装配式建筑房建市场单项合同额最大的中标项目。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末,远大住工新签合同价值分别约为24.4亿元、35.62亿元、46.18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远大住工的未完成合同量约为46.89亿元。

  由此可见,2017年中建科技甚至一个项目的中标价就多于远大住工全年的新签合约金额。另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中建科技全年新签合同金额149亿元,也远多于远大住工。

  那么,远大住工行业第一从何而来?招股书显示的市场份额准确性令人怀疑。

  根据招股书,远大住工的主要客户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政府投资公司及建筑公司等,已与合肥(楼盘)万科、郴州(楼盘)碧桂园及合肥金地等开发商拥有稳定的合作关系。尤其,公司已与合肥万科建立近三年合作关系。

  然而,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转眼间,远大住工列表里的大客户,已经成长为可以与其分一杯羹的竞争对手了。

  不甘于依赖别人,万科早早便开始涉足研究住宅产业化、装配式建筑工业化。最早在2002年,万科建筑研究中心大楼落成启用,开始探索工业化住宅的研究工作;2017年,万科成功获批为首批“全国装配式建筑产业基地”。

  近年来,为了更好地让装配式技术为快周转服务,碧桂园也研发出一套新型的SSGF工业化建造体系,将装配式与现有的建筑工艺融合,从而使主体封顶后120天达到精装交付条件,可以实现建造速度比传统的工期快8至10个月。

  此外,保利、绿地也纷纷涉足装配式建筑领域,国内市场竞争或将进一步加剧。市场份额尚存疑点的远大住工,能否在愈发激烈的国内市场竞争中保持增长,同样也需要画上一个问号。

  社保缴纳疑不足,不该省的还要省?

  根据___息,国内拟IPO企业普遍上存在不同程度的社保问题,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不缴、少缴、欠缴社保问题尤为突出。而远大住工在社保缴纳方面亦存在不少问题。

  根据远大住工发布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中,远大住工的员工数量为2122人。而财经网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远大住工2016年全年仅为377人缴纳社会保险,不足2016年年中员工人数的五分之一。 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2016年年中,远大住工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金额约为48.86万元。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所显示的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正确,且远大住工当年下半年投保人数不变,则该公司2016年合计缴纳社保金额约为97.72万元。

  据此测算,远大住工2016年为377人平均每人每年缴纳的社保总额约为2592元,即每月216元。

  根据2016年湖南省社保缴费规定,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单位需要缴纳的占比分别为10%、0.5%至2%不等、0.8%,共计11.3%至12.8%。这意味着,上述377人的平均薪酬约为1687.5元至1911.5元。 来源:远大住工2016年半年报 来源:远大住工2016年半年报

  财经网通过职位搜索引擎职友集的统计数据得知,上述平均薪酬与远大住工发布在各大招聘平台上的主要工资区间6000元至8000元相比,差距很大。这不免令人怀疑,此前远大住工的社保缴纳是否足额。

来源:职友集 来源:职友集

  财经网注意到,远大住工在招股书中对欠缴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的问题也有所提及。

  根据招股书,远大住工于往绩记录期间及最后直至实际可行日期,为部分雇员做出的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供款并非基于其实际薪金水平,而这做法没有严格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及法规。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前9月,远大住工预计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供款的欠款金额分别为1050万元、1440万元、118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年中、2018年末,远大住工员工分别为2122名、3602名。在2018年员工总数上涨了约1000名的背景下,远大住工欠缴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却仅与2016年相差100万左右,这不免让人对公司披露数据真实性再次产生怀疑。



全国服务热线